演出时间

少年

搬旧文

写于1573章后 大概是想写写一个普通粉丝 全程叶修苏吧大概

胡言乱语


少年

 

他是刚上初一那会儿接触的荣耀,算是最早的一批玩家了。不过十年前也就是一初一的熊孩子而已。

小时候被父母逼着学钢琴,他给练出一双快手来,结果打了网游这手速倒是有点儿用处,竞技场胜率几乎是滚着键盘就刷出来了。虐菜的感觉还是很爽的,这么刷着也刷出了点儿小名气。

直到有一天他碰上了一战斗法师,ID一叶之秋。

1分钟不到就被打爆的事实让他目瞪口呆了半天,不想还听对方说:“哎我听上次野队那几个人说这家伙很厉害啊?”

接着另一个声音有点模模糊糊的传了过来:“手速还行吧?操作不提了,还没小橙好呢。”

他气急,一按鼠标又是一个对战邀请,对方欣然接受,然后40秒内把他再打爆了一次。

 

下了游戏之后他拉开网页跑去论坛搜这人,果然还是挺有名气的,还在论坛里发了不少攻略什么的,底下一堆人排队喊大神。

跟着又搜出一视频来,一看标题,是一野图BOSS的屠杀实况。

那个时候荣耀没职业联盟,野图BOSS这种东西也就是有实力的玩家组队刷一刷。一区有实力的也不就那么几个——一叶之秋大漠孤烟扫地焚香索克萨尔——欸好像还有一个?哦对,秋木苏,那神枪玩得,要是也来打职业联赛说不定枪王这名字都不能归周泽楷了,就是可惜后来都没出现过,估计是A了。

那视频其实挺糊的,不知道录的人电脑配置有多差才能开这么低画质,就看几个人影在里面跳来跳去的,技能都看不清。勉勉强强看到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战成一团,接着一个术士技能突兀地飞进,枪炮师的地图炮把画面炸的黑一块白一块——哎这技能?剑客?哪儿来的?那一大团是……咦是文字泡?咦那剑客死了?

很多年以后他无比后悔当时没把那视频下下来。

 

转眼初中也就过去了。他初三的时候荣耀有了职业联盟,不过在这之前荣耀其实已经有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比赛,只是这个看上去特别正式罢了。那时候他也做过梦呢,当个职业选手,多么狂霸酷拽叼,但无奈他除了手速别的真是半点长处都没,更何况父母能答应这种事儿?

那时候电视没直播,他就晚自习的时候端了个手机看。嘉世太强了我的妈呀,一叶之秋这简直就是——斗神!对,斗神!

然后就被老师没收了手机。

 

初三毕业之后他哥们儿说也想玩玩荣耀,他就又去二区开了一个号。有了职业俱乐部之后野图BOSS基本就不是他能想的事儿了,不过到底二区没有一叶之秋也没有大漠孤烟是不是——没有这俩没说不能有别的。那一场混战里他被一狂剑士一剑抡翻,接着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哥们儿更惨,人都没看到,就给一堆手雷糊了脸,倒下去就没再起来。

职业联赛第三赛季,繁花血景横扫联盟。虽决赛仍被一叶之秋一干却邪打破,但百花战队的双花组合一战成名,所有人都无比期待着他们的未来。

第四赛季霸图夺冠的时候他刚结束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他思考了很久——是填H市呢还是Q市呢还是B市呢还是K市还是——醒一醒啊少年别按这个填!但是怎么办啊第四赛季出了好多新人,尤其是嘉世那个新人枪炮妹子,那长得简直就是……去娱乐圈混都没问题!烟雨那个妹子也很漂亮啊就是可惜风城烟雨是个男号,蓝雨……艾玛,他可算知道当年那个剑客是谁了,不过那个索克萨尔的继承者看上去……手速还没他快的感觉?石不转的继承者倒是很厉害的样子,没看到霸图拿冠军了吗?话说回来虚空那个鬼剑也蛮厉害的样子诶……这么相比起来第三赛季只有王杰希他还比较喜欢,真的太闪亮了,那是真的魔术师啊,真的。

嗯其实临海那个气功也不错的样子?哎你说这要是在嘉世的话,接任一下气冲云水嘉世能四连冠不?

他想了半天,干脆每个地方选所学校报好了……10分钟以后被母上骂了个狗血喷头。

博爱粉的心思不能懂啊。

 

他就这么玩了十年荣耀。

初一的熊孩子如今已经要大学毕业。这十年他看着很多人离开,也看着更多人来到。即使是他自己身边,也早就换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当年的哥们儿如今各奔东西,还在玩荣耀的似乎也就他一个人了。

他看过嘉世的三连冠,也看过舍命一击带走一叶之秋的季冷;他看过变幻莫测无人能探其思路的魔术师,也看过收敛了光芒却依旧发光的微草队长;他看过繁花血景的盛宴,也看过张佳乐独自一人的疯狂;他看过一度被人怀疑合理性的双鬼拍阵,也看过拿着一手烂牌却无法令人小瞧的雷霆;他看过被多少人鄙视过手速却站到了最高领奖台的喻文州,也看过即使被无数人说软弱也一直背负着战队走下去的楚云秀……

他看过很多很多。

 

他并不是哪家战队或者哪个人的脑残粉,他是干脆粉着所有人的那种,但与此同时当然也就没什么粉到疯魔了的情况。比如嘉世霸图无论是哪一方获胜他都会既开心又不开心;比如蓝雨胜了微草他可以欢呼,又忍不住为微草惋惜一下;比如张佳乐心灰意冷的退役,他记起曾经被糊了一脸手雷的哥们儿如今不知道去了哪儿,最后也只能感叹命运弄人。

他想命运总是那样的东西,无奈,也无力改变。

然而叶秋退役的时候他还是狠狠惆怅了一把。这十年说到底,一叶之秋在战场上的身影一直都是他爱着荣耀的一个理由。纵然他还有很多喜欢的选手,对于叶秋,对于韩文清,对于那些从十年前开始他就熟知了的角色,他总还是有些执念在的。

不过韩文清还在就是了,可是还能在多久呢?那个时候的他忽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自己又还能玩多久呢?

 

第十区的腥风血雨传到他耳朵里已经是很后面的事情了。散人,这个玩法他不是没试过,只不过他刚玩出兴致没多久就开放了职业觉醒,他也就自然而然的不再玩了。

君莫笑是叶秋。这个传言他看到的时候,他几乎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

除了他还有谁能玩得好散人?

 

他还是习惯叫那个人叶秋,但名字似乎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他时常想起十多年前那场PK,听屏幕对面那个其实也还是个少年的声音响起,说:“哎我听上次野队那几个人说这家伙很厉害啊?”

每每想到这里他都忍不住失笑。

 

他第一次有了真的可以称得上脑残粉的战队,虽然这个战队的名字并不怎么响亮。

 

但那样也不代表着他就不喜欢别的战队了。

常规赛,季后赛,他脑子里不断回放着那天他想到的问题——

他们还能站在这里多久?自己又还能站在这里多久?自己,还能喜欢他们多久?

24岁的他坐在观众席上,眼睛里看到的是14岁的自己拿着手机,对着屏幕里的一叶之秋激动得差点喊出声来。

好像把十年的时光都喊了进去。

 

半决赛兴欣对霸图,他不知道他希望谁赢。他该是希望兴欣赢才是,可是,可是。

可是他不想让任何一个人留有遗憾。

……但那不可能。

 

我不想看到你们失落的眼睛,更不想看到你们离去的背影,我想让时间停止,每一个人都能圆满。

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人的失败,但我知道成功者注定只有一个。

所以说我只是一个肤浅的人罢了。

 

比赛终了。

 

他想命运总是那样的东西,无奈,也无力改变。

但是,还没结束呢。多少遗憾,多少痛楚,多少改变不了的事——但是啊,命运始终给你从头再来的机会,始终给你不放弃的理由。

 

我不知道我还能喜欢你们多久。

就像孩子们坐上了前往霍格沃茨的火车,而我被留在站台上,依然是那个不懂魔法的麻瓜。

那都无所谓了。

 

他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旁观者,他并不能感受那些快乐和苦痛,他只是看着,只是看着。

但是他到底还是当了一回脑残粉的。

 

夺冠吧。

他在心里说。

 

“夺冠吧,兴欣!”

 

 

 

我想其实最开始,我只是想看到那个雪夜里走进兴欣网吧的那个人,重新回到赛场,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取得他应得的荣耀。


fin.


这篇写于半决赛兴欣胜霸图之后,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痛。

竞技体育某种意义上是非常残酷的,因为我就是很典型的博爱粉。

于是我开始给自己洗脑告诉自己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就有了这篇。

没错,我从一开始就只是想看到叶修赢而已。我开始看这个故事,看到主角在一个大冷天里被赶出来,我当时还没喜欢上他,只是当一个和无数故事一样的开头来看——他肯定会回来,把当年压榨过他的这帮混蛋都干掉不是吗?

竞技体育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即使虽败犹荣这种话看上去总像是给失败者的安慰。但无论如何,我对所有站在赛场上的人们,都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至少想看着他取得荣耀的初衷,一直都没有变过。


评论(1)
热度(7)

It's show time★

-粮食信者,CP杂食,洁癖最好别Fo-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
-请不要转载,感谢-
-头像是好奶奶给我画的不要乱用-
-手机版图Twi@nishinoda-

© 演出时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