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时间

风里雨里泡面等你

叶修/黄少天 友情向

抱着纯洁的粮食之心写的,但不保证不让人想歪,大概是个笔力问题……填完一个算一个吧。

感谢筱夜大大赐题。

——————————————————————


来碗老坛酸菜。


黄少天跟所有人都熟。

这说法不夸张,且不说四期一群人之间足够腻歪,能公然玩儿苏沐橙头发搭楚云秀肩还不被她俩打死这就已经很能让一众选手咬着牙说蓝雨活该没有女选手。张佳乐和他一起出去旅游过,王杰希不知道被他套了多少顿饭,就连韩文清都受邀吃过几回蓝雨食堂,就是不知道这应该归功喻文州还是黄少天。

反正联盟里人缘最好的就是蓝雨那俩,没人有异议。楚云秀有言,粉丝也就罢了,相处多了还讨厌他俩的人多半是自己有毛病。

苏沐橙天天说他烦,可也从没真屏蔽他过,闲下来的时候还能在四期群里扯上一下午,一边笑一边说少天真是吵死了。

叶修说你可不是自找苦吃。

苏沐橙哪里吃叶修这套,你自己不也一样?少天正问你呢。

说我不在。

晚了,我说你在了。


叶修第一次被夜雨声烦邀战还是荣耀联盟建立之前的事。

有些地方是四季如春,有些地方是春如四季,杭州永远让叶修怀疑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说法是不是表示天堂的气候也如此捉摸不定。苏沐秋正鼓捣着他的银武,突然听窗外一声炸雷,雨水就配合着雷声一并浇下来。

“我靠刚才不还是大太阳?!”他跳起来去阳台上收衣服,连着衣服架子一起往门里丢,结果就见叶修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我说叶修你倒也……哎你竞技场呢啊。”

苏沐秋刚要骂人,就从噼里啪啦的键盘声里反应过来状况,立刻原谅了叶修不说,连衣服都直接甩在床上就跑过来围观。单是听操作频率就知道,对付大多数玩家叶修根本不需要把手速飙起来,这会儿却显然是遇着了高手。

一叶之秋那是谁,竞技场胜率正常人看到都胆寒,基本都绕道走,不过专门想来刷Boss的人也不少,虽然无一例外是被吊打回去。叶修之前正闲着,有架打挺好,鼠标一甩就按了同意。

看叶修的主视角基本等于遭罪,但苏沐秋那是谁,对此毫无障碍,椅子一拉在旁边坐下,点评到:“操作很快啊!剑客的话,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强的呢,诶,等、叶修你……算了。”

叶修把耳机拿下来:“啥?”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我叫你别打死得那么快我还想看看呢!”

然而已经躺尸的剑客又迅速地扔了继续对战的邀请过来,这下苏沐秋看清名字了,夜雨声烦。

“这名字,如果是自己取的感觉和小橙能交流一下?”苏沐秋重点不对地感慨了一下,“快,再打啊。”

“你想打你打,这都第十局了。”叶修站起身来,看了看窗外,玻璃已经被雨点打得模糊不清。再回头,就见苏沐秋已经坐上他的位置点了确认,不过没戴耳机。

这会儿苏沐橙都该放学了。叶修扫了一眼门口,苏沐橙出门的时候显然有带伞,只不过雨这么突然又这么大……

结果一阵钥匙的声音传来,苏沐橙拎着伞抱着包,正站在家门口。

风大雨大,小姑娘比起自己淋湿更怕书包湿了,把包紧抱在怀里,自己背上却是被雨淋透了。叶修从苏沐橙手里拿过书包放到桌上,一下子也想不起毛巾给丢在了哪儿,倒是苏沐橙眼尖,一眼就看到那堆被苏沐秋扔在床上的衣服里的毛巾。

“小橙你先洗个澡。”苏沐秋回了下头又立刻转了回去,按键盘按得比他还猛,“这雨再下下去怕待会儿都没热水了…哟,这小子眼睛挺毒哈?”

只是回了个头说话的功夫,一直被压制的夜雨声烦猛然打出了一波高速连击,哪怕是苏沐秋也一下应对不及,被打掉了一大截血条。

“这家伙特别擅长发现机会。”叶修说,“操作有一点不够利落都有可能被他发觉,不过他自己操作一般,感觉玩荣耀还不久,看得到机会抓不准…啧,你刚才这也破绽太大了。”

“输了也是你的号。”苏沐秋哪里在乎这个,回头说话这种破绽当然是致命的,只是他已经对对方实力有了估计,很快又把局面扭了过来,顺利取胜。


对于13岁的黄少天而言,和当时的叶修和苏沐秋比起来,实在是在操作和意识上都差得太远了。

然而少年人要是会因为这点事就放弃也就枉称少年,他坐在自家书房里全然不顾再打下去迟早被自己母上给抓个现行,又是一个对战邀请扔了过去。

对面好像是换人了,但也有可能只是拿掉了耳机,毕竟黄少天唠叨了半天这会儿对面都没人理。当时的他还看不太出操作风格上的差距,只是模模糊糊有这么个认知。

“打不打了啊!接受邀请啊!”黄少天冲着耳麦叫到,“你不是拿掉耳机了吧拿掉耳机算怎么回事?!”

对面果然没人应,看来是真的没戴耳机。黄少天见状,立刻往公共频道里大段疾书。

而叶修和苏沐秋正说着晚饭的事儿,外面暴雨,家里没菜,似乎也就泡面一种选择了。

“我去看看还有啥可以吃的…竞技场退了吧,那人还想打呢。”

“什么人呀?”苏沐橙凑到电脑前,看那个叫夜雨声烦的剑客在公共频道刷了一屏幕的一叶之秋你打不打打不打打不打。

“打什么打啊吃不吃饭了?”叶修抓过麦冲着屏幕里那个剑客说,“小朋友你也吃饭去吧,总不能还要哥给你泡碗面吧?”

公共频道翻滚的文字立刻停了,仿佛瞬间被噎住了一样,苏沐橙在旁边扑哧一声。


“就是刚准备了十万字谴责你倚老卖老的行径,突然听一声姑娘的轻笑,感觉受到五百万点伤害啊??”

说实话叶修其实已经不怎么记得这茬了,后来一叶之秋和夜雨声烦打的次数根本数不清,无论竞技场还是野战还是职业联赛,哪儿还记得第一回是怎么样,也就是黄少天记性好。

但具体的不记得,别的还是记得的:“然后你受到了五百万点伤害,就此不敢正面迎敌,于是换着法儿抢我Boss,可以啊少天同学。”

“靠靠靠我是只抢你Boss吗?!不对,拿黑历史说事儿算个什么,同一个梗说这么多遍你烦不烦我看你是根本找不出别的能吐槽我的所以才揪着这么一个不放。”

“呵呵,你的魏老大在兴欣呢,你有啥黑历史我还能不知道?”

兴欣一众选手都对叶修这话不忍直视,他和魏琛作为联盟里的老油条,的确是什么古早的黑历史都知道,就是两人垃圾话说惯了信誉不佳,每次说点八卦都要被怀疑真实性。不过像陈果吧,自从认识了叶修,对一众职业选手的印象基本都是日渐崩坏,以前把他们当多大个神现在就深刻认识到粉丝滤镜有多可怕。

大神都是普通人,这话总没错的。


说着说着那俩又要竞技场见了,叶修坚决不肯开君莫笑,两人又是一番扯皮。

“叶修和那个黄少天…关系是真不错吧?”唐柔却是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这话怎么说?”陈果好奇。要论打交道的次数,黄少天的确是时常出现在叶修聊天框里的对象,但内容可真称不上有什么营养,垃圾话层出不穷。反而是挑战赛那时候,叶修大清早的去敲喻文州让人帮忙看比赛,让陈果好是感慨了一番蓝雨队长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好人缘好脾气。

于是唐柔就给陈果讲了一下当年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苏沐橙作为参与者,此时也是凑了过来。另一个参与者包子就完全没注意这边动静,正和魏琛不知道在折腾什么。

虽然唐柔和黄少天的直接接触也就那么几次,但就这几次也算很能看出问题。

“那是他最落魄的时候了,他也没联系什么朋友帮自己过,除了沐沐就只有黄少天了。”

“也是,别的都是因为公会什么的找过来的,就只有黄少是他叫来的。”陈果点点头,她那时候还不知道叶修的真实身份,不过之后也全都向唐柔求证了一遍,自然是知道有几个职业选手不同方式地找到过叶修。

唐柔却还想得更深:“而且,帮别家选手刷记录这种事,如果曝光出去可是会闹不小的乱子的。也不知道叶修是给他说了什么,才能专程跑过来帮这个忙……”

“大概什么都没说吧。”苏沐橙笑,“估计就是,甩了个地址,说你自己带个账号过来帮我刷个记录。”

“真的假的?”陈果惊讶到,“然后就答应了?也不问问为什么?”

苏沐橙想了想,而后笑得更开心了:“为什么是肯定要问的,但叶修也肯定没怎么解释……嘛,少天就是那样的人。”


那年冬天特别冷。黄少天刷着手机自带的天气提醒一会儿就强调一次百年一遇的寒潮请注意保暖,腹诽年年都是五十年一遇百年一遇,这地球气候真是大写的药丸。

但的确冷,甚至还飘了些雪。南方人很少见雪,不过黄少天倒是见得不少,毕竟时常会在冬天的时候跑北方,几年下来也不会再像一开始那么兴奋。

兴欣…兴欣……啊,这里。

杭州比广州冷得多,来前宋晓塞了他片暖宝宝,这会儿倒是派上用场。黄少天往手心里哈了口气,蹑手蹑脚地朝网吧走去,妈哎,网吧,多少年没来了。

结果倒是被唐柔当了可疑人物,某种意义上也挺哭笑不得。

他没急着走进兴欣网吧,而是先扭头看了看隔壁的嘉世。夜晚的嘉世仍有不少窗口是亮着灯的,黄少天虽说对嘉世熟悉得很,来过的次数数不清,但也不清楚哪个房间属于谁。

熟悉,但也陌生。

从第七赛季开始,联盟中意识到嘉世不对头的选手就大有人在。喻文州和王杰希一早就说嘉世人心散了,可谁也没想到山雨欲来风满楼,却是要改朝换代得如此彻底。人心散了,正常的想法是赶走那个涣散军心的人,嘉世倒好,直接就换掉了他们的主心骨。

什么引咎退役,有点眼光的人都该知道叶秋远不到需要退役的时候。

可是,哪怕嘉世要他退役,他还真的就退?叶秋哪会是那么听话的人?黄少天给那个顶着火红枫叶头像的账号不知道发了多少消息,却也知道必然是淹没在了大片询问的声音里,而且这些声音那家伙绝对一个都不会看。

他也去问过苏沐橙,问她要怎么办,那个一直跟在叶秋身后的女孩一开始也不回复任何消息,后来才说没事,别担心。

没事什么呀没事,这两个人!

这家伙人间蒸发那么久,这可是让他逮到了。黄少天跺了跺脚,四周张望了下,连忙往兴欣网吧里钻了去。


其实黄少天自己去网吧的次数不算特别多,他家奉行放养政策,父母不怎么着家,打游戏什么的也就母亲偶尔要管管他。为数不多去网吧的几次,也无非是和同学一起玩儿更开心。

而且那之后不久他就去蓝雨了。

那段时间他没怎么见着一叶之秋,一方面大概是因为职业联赛,另一方面可能是他被索克萨尔——那个该死的术士——天天追着跑。只不过是去抢了蓝溪阁一个Boss,这怎么就给盯上了呢?

再然后,叶秋和一叶之秋就成为了一个神话。蓝雨季后赛输给嘉世那天魏琛骂了叶秋大半小时,然后一扭头就提溜上了黄少天,说,发什么呆?这么闲让我来看看你练习好好做了没——黄少天抱头鼠窜,魏老大你打不过叶秋来打我算个什么本事啊?!

他那时候说这种话也根本不放在心上,叶秋有多强始终还只是一个比较飘渺的概念。第二赛季的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去看了嘉世和百花的比赛现场,和北边儿的某人解锁了一下相遇剧情。他们一起看着场上的一叶之秋,不断提出各种各样的对策,不断想象如果是自己面对着那杆却邪又能做到什么地步。

叶秋到底有多强。越是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就越是期待自己也能站在那个赛场上。

然后,去战胜他。


说来也好笑,黄金一代出身的他们大多都以叶秋为目标,被他虐大的这话某种意义上也不假。但即使他和苏沐橙依然年年都是最佳搭档,他自己依然是荣耀的巅峰,依然是所有选手的目标,第四赛季以后,嘉世这支队伍,却只能说是在走下坡路。

嘉世到底怎么了?你又到底怎么了?你难道真的就打算这么离开?


杭州的冬天会下雪,但南方的雪和北方的雪完全是两种,今年这倒是接近北方了些。

叶修对北方的雪是怎样说实话已经没了太多印象,此时也没生出什么思乡的情绪。黄少天还在追问他退役的理由,于是他也干脆实话告诉了他。

职业选手里看得出嘉世毛病的不少,Q上的消息里也不乏试探得接近的,叶修一概不答。不回复消息是一种拒绝,无论好意或者恶意,他并不想把其他人牵连进他和嘉世的矛盾里。

十区的斗争超乎他想象,但说白了也就是嘉世在网游里也仍不打算放过他,这才不得不把苏沐橙和黄少天叫来帮忙。

黄少天回去之后又让流木上线了一次,把吸血光剑交易给他。这把25级的橙武在职业圈眼里当然不算什么,只要叶修开口,十把八把的都能给他分分钟弄来。

不过黄少天也就是把那把光剑交易给了君莫笑,然后少见地没多说什么就下线了。选手比赛期间作息一贯调整良好,加上蓝雨一早就要回广州,大约也是撑不住犯困。


一定要回来…吗。

他当然会回去,这是一个有着确定答案的问题。即使无论以何种方式,回去的道路都会非常艰辛,他也仍然会回去。

不过知道那里也有人期待着自己回去,也算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多得是变幻无常,人心难料。

不多得的是义气二字。


十赛季结束后的夏休就是世邀赛,国家队基本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磨合上。北京集训没多久后众人就坐上了前往瑞士的飞机,倒时差兼适应环境,在苏黎世那边提供的酒店里继续练习。

团战配置排了几个,该练得最多的还是配合,怎么最大程度的利用百花缭乱的光影掩护就是其中一个相当大的课题。王杰希和喻文州在试验新方案,黄少天就和张佳乐研究起了如何让夜雨声烦在百花光影里保持消失状态。

叶修说着不想管,实际还是不自觉的就忙上了。练团战缺治疗基本就全是他来顶上,讨论战术方案也少不了要他来看,算起来搞不好是比国内联赛还忙。

“我说老叶。”黄少天把椅子转了个圈儿,抱着泡面碗喝了口汤。他那是被蓝雨食堂叼惯出来的嘴,没几天就对酒店自助嗤之以鼻,宁可吃他们自己带来的泡面,“你就真的不想上场吗?你这人不要脸本就人尽皆知,为国争光这个借口还不够你再复出一次的?”

叶修正在看张佳乐屏幕,闻言转过头:“不是吧少天,哥不上场你们连赢的信心都没了?”

“……”黄少天简直要被他气死,“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妈的你这人怎么那么难弄好好说话会死是不是。好了你赶紧走吧对手研究完了吗战术想完了吗?刚才肖时钦还在找你呢你赶紧的别在这儿摸鱼,我还要和张佳乐再合一下节奏你别打扰我们。”

“难得我提供陪练你们就这个态度,啧啧啧。”叶修摇头,张佳乐则翻起了白眼:“可得了吧,这个我和少天弄就行了。话说肖时钦是真找你呢,他给周泽楷和孙翔搞的那套方案我看了,挺有意思的。”

“行,他们在会议室是吧。”叶修站起身来,一边往门外走一边从口袋里摸了根薄荷糖出来。国外对吸烟管得严,酒店一整个禁烟,苏沐橙说他是该戒烟了,给他买了一大包糖往所有衣服口袋里都塞上了几根。

黄少天又没说话了,对着屏幕埋头啃面,直到叶修走了才冒出头来。

张佳乐也是纳闷:“你什么毛病啊?”

“看他不爽行不行?”黄少天吃个泡面愣是吃出了咬牙切齿的劲儿,“哎……算了算了,他就这样。张佳乐你还有没榨菜啊?”

这次他的确是不会回来了。

但另一方面来说,也算是没有离开。黄少天忍不住想起这家伙宣布退役的时候自己还稍微感伤了那么一会儿——结果没几天又见着了,把我的感伤还给我啊?!


留给他们的磨合时间不多,很快就到了真正该上场的时候。

能站在这个舞台上的不会有弱旅,国外的选手个人实力同样不逞多让。由于世邀赛赛程很紧,一般不会选择让选手连打擂台和团赛,对手却是下了一招狠棋,将队里所有核心攻击手通通排上了擂台名单。

靠着这一步狠棋和对地图的充分利用,对方成功拉出了不小的优势。如果中国队不能在擂台赛上翻盘,或者至少减少差距的话,团赛的压力将会非常之大。

这个时候,应该派谁上场呢……

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普通的对打绝无可能追回劣势。所以,必须要抓住机会,一击必杀——

叶修抬起头,投向的落点并没有什么犹豫。

黄少天正看着他,目光灼灼。


“那么,去赢下来?”

“要你说?”黄少天摆了摆手,“老叶你可准备好把你私藏的泡面交出来吧。”

“哟,不嫌弃泡面啦?”

“要不是国外伙食这么差你以为我想吃?你要是能让老林给我们加个餐那是极好的但这鬼地方连个菜市场都没有每天吃酒店自助就那么点东西我都要吐了,我靠真是说起来就气我好怀念蓝雨食堂的双皮奶、”

一群人该扭头的扭头该捂耳朵的捂耳朵,还有几个沉痛地点了点头,对祖国美食表示深刻的怀念。

叶修不跟他多扯:“行呗,老坛酸菜?”

“鱼板鲜虾!”

“就老坛酸菜了,别的没有。”


Fin.


————————————————

感觉也没啥中心思想,说不定之后会剧烈删改。

黄少身上最让我喜欢的特质的其中之一,就是江湖义气。这点其实老叶也是一样的。

他俩那种关系真不好写,写得太用力就觉得下一步是不是该谈个恋爱,写得太模糊又体现不出来。想写的东西如果写成CP向就没意义了,但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写了点啥……

总之先填完一个算一个,真不知道以现在进度年底前我能写完多少篇(



评论(2)
热度(31)

It's show time★

-粮食信者,CP杂食,洁癖最好别Fo-
-自娱自乐,圈地自萌-
-请不要转载,感谢-
-头像是好奶奶给我画的不要乱用-
-手机版图Twi@nishinoda-

© 演出时间 | Powered by LOFTER